新闻热线:18013384110 电子邮箱:jsxww110@126.com

无锡纪检监察机关披露“红通”人员王颀归案详情

2018-06-26 07:54:35
来源:新华日报

  6月18日下午5点19分,南京禄口机场2号停机坪接驳巴士上,许多旅客透过车窗好奇地朝舷梯张望。一名中年男子在两名公安人员押解下,低着头缓慢地走下飞机。

  这名中年男子叫王颀,他是6月6日中央追逃办发布《关于部分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的公告》后归案的第一人。23日,无锡市纪委、监委详细披露追逃背后的故事。

  “自首才是唯一出路”

  1974年出生的王颀曾任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法务部总监,因涉嫌职务犯罪,于2013年2月7日外逃至新加坡。同年2月27日,无锡市滨湖公安分局对其立案侦查。同年6月,公安部中国国际刑警组织批准对其发出“红色通缉令”进行国际追捕。

  为进一步彰显有逃必追、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,今年4月20日,无锡市纪委、监委上报江苏省反腐败协调小组将其列入挂牌督办在逃人员名单。6月6日,中央追逃办又将其列为50名重点追逃人员之一,并将相关线索对外发布。

  追逃追赃的高压态势,对王颀形成强大心理压力。归案后,王颀对办案人员说,他每到一个地方,就用无SIM卡手机蹭无线网络浏览新闻,经常看到国家追回外逃人员的信息。十多天前,当他看到自己的名字时,“心里顿时一惊,非常恐慌,觉得还是要尽早自首”。

  “原来还有走一步、看一步的侥幸心理,公告一发布,大家都知道我是逃犯。”法律专业毕业的王颀说,犯了罪总要接受法律制裁,不可能逃亡一辈子,“经过几天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我认识到自首才是唯一出路”。

  “东躲西藏的日子太煎熬”

  国外的逃亡生活颠沛流离、备受煎熬,也是王颀投案的重要原因。据办案人员介绍,逃亡期间,王颀不敢在一个国家长期逗留,先后在柬埔寨、韩国、菲律宾、越南等国来回藏匿,靠隐姓埋名打零工维持基本生活。

  “在韩国打零工时,害怕因非法入境被遣返,成天忧心忡忡。在菲律宾打零工时,治安条件差、工资水平低,心理落差极大!”谈起在国外逃亡的生活,王颀不停叹息。

  一次在越南被抢的经历对他触动极大。2014年5月下旬,王颀在越南海防市遭抢劫,护照、身份证等证件和现金全都丢失,还在追抢劫犯过程中突发病痛,危及生命。“实在太凄凉!从那时起我就打算回国。”说完,王颀哭了起来。

  王颀后来悄悄回到国内,以为只要不回无锡,躲到边远山区就能够生活下去。但因为没有身份证,他只住短租房和农家房,外出选择坐小中巴和摩托车,“东躲西藏的日子太煎熬”。

  这与追逃工作组的研判非常吻合。今年4月,中央追逃办在京举办全国追逃追赃工作培训期间,无锡市纪委监委负责人专门汇报王颀案追逃情况。经中央和省追逃办统筹协调、多方联系,无锡市纪委、监委立即派员赴境外开展工作,排查其藏匿位置和境外资金情况。经过分析,判断其极有可能已潜逃入境,于是加大国内追逃力度,启动网上侦控搜索工作,细化具体追逃方案,并多次要求王颀家人配合做好规劝工作。

  “虽远必追虽久必追”

  6月16日晚,王颀向江西省吉安市安福县公安机关投案,次日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,18日被押解回无锡,目前相关审讯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。

  去年4月,在中央追逃办首次公布22名外逃人员有关线索3个月后,“百名红通”人员任标回国投案,此后徐雪伟等5人陆续自首。今年6月,中央追逃办再次公布部分外逃人员有关线索,数量更大、信息更多、位置更准,对外逃人员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沉重打击。相比之下,此次发布公告后首名投案的外逃人员归案时间更短。王颀是继任标、徐雪伟后,无锡市纪委、监委成功追回的第三名红通外逃人员。

  今年以来,监察法正式实施,各级监委全部成立并和纪委合署办公,为追逃追赃工作引向深入提供新的契机。改革后,明确纪检监察机关作为追逃追赃案件主办部门的职责,既是“指挥员”“调度员”,也是“研究员”“战斗员”,有效整合追逃追赃职能,构建起内外联通、上下贯通、横向联动的追逃防逃机制,工作合力更加强大。

  “王颀投案自首,是党中央追逃追赃坚定决心的生动注释,是中央追逃办发布追逃公告震慑的具体体现,是多方协作形成天罗地网的真实写照,虽远必追、虽久必追。”无锡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、市监委主任王唤春表示,“老虎”露头就要打,“苍蝇”乱飞也要拍,“狐狸”外逃更要追,坚持追逃追赃一起抓、追逃防逃一起抓、行贿受贿一起抓,构筑起严密的监督网络,为实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作出新贡献。(黄伟)

  原标题:“天网”愈织愈密,外逃没有出路—— 纪检监察机关披露“红通”人员王颀归案详情


编辑:顾名筛
0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